高手一尾中特

初心一片為扶貧

——中央和國家機關駐村第一書記工作紀實

言成

來源:旗幟網2019年01月30日09:24

黨的十八大以來,在太行深處,在西南邊陲,在黃土高原,在大別山下,處處留下了習近平總書記訪貧問苦的足跡。

踏遍千山萬水,習近平總書記“最牽掛的還是困難群眾”。習近平總書記連續四年在新年賀詞中談到心中時時牽掛的“困難群眾”,他說:“我最牽掛的還是困難群眾,他們吃得怎么樣,住得怎么樣,能不能過好新年,過好春節。”

把總書記最牽掛的記在心頭——扎根在全國21個省(區、市)170多個定點扶貧村的200多名中央和國家機關駐村第一書記,始終牢記習近平總書記殷殷囑托,與群眾面對面、心貼心,抓黨建、興產業、解難題,真正把好事實事辦到老百姓心坎上。目前,在全國已經宣布脫貧摘帽的153個貧困縣中,中央和國家機關定點扶貧縣達到30個,約占20%。

抓黨建:留下一支永不走的工作隊

2018年2月15日,臘月三十,全國總工會駐山西省壺關縣水池村第一書記夏成方從北京開完會趕回來,匆匆放下行李,就來到貧困戶程建科家。貼對聯、掛燈籠、準備年夜飯,子女不在身邊,夏成方便成了老人的家人。

夏成方把水池村當成了家,老鄉們也把他當成了家人。

400多個日日夜夜,夏成方曬黑了,也瘦了。一件過時的藍棉襖,一條褪色的牛仔褲,一雙破舊的老布鞋……現在的他看起來更像個地地道道的村干部。

“咋會窮成這樣?”這是2017年7月初到水池村,夏成方看著村中的“殘垣斷壁”不禁發出的感慨。為盡快找到答案,夏成方第一時間撲下身子搞調研,到貧困戶家坐一坐看看有什么困難,到田間地頭與老鄉拉拉家常,問問他們的所思所盼。

“水池村是全縣最亂的貧困村。”村民無意中說出的這句話道盡了心酸和無奈,也讓夏成方意識到,“亂”是這個村子的貧困根源。

治“亂”就必須要盡快改變村組織癱瘓、派系紛爭的局面。夏成方清醒地認識到,只有“主心骨”硬起來,貧困群眾“腰桿子”才能挺起來。

恢復定期召開支部黨員大會制度,編印《水池黨建》,建立黨員包聯深度貧困戶制度,出臺“兩委”干部八不準……夏成方定制度、建紐帶、立規矩,水池村兩委班子發生了顯著變化,真正成了群眾的“主心骨”。

村里整治環境衛生,要求不能在村里養豬,共產黨員頂上去,帶頭把自家的豬圈關了;村里水網改造工程量大,共產黨員頂上去,干最累最苦的活;村里修路,共產黨員頂上去,當義務質量監督員……支部有了活力、“兩委”有了合力,每個黨員工作都充滿干勁。

在黨支部的帶領下,2017年水池村實現整村脫貧,集體收入比2016年翻了一番,水池村舊貌換新顏,由全縣最亂的窮山村搖身一變成為整體變化最大、幸福指數猛增的先進村。

貧困村如何打翻身仗?“幫錢幫物,不如幫助建好黨支部;給錢給物,不如給個好干部。”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為中央和國家機關駐村第一書記指明了路徑,他們始終把抓班子、帶隊伍作為駐村工作的首要任務。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四川省馬邊縣柏香村原第一書記帥志聰創造性地公開民主選拔村級后備干部,得到四川省紀委和省委組織部充分肯定并全縣推廣;中國科協駐山西省呂梁市嵐縣王獅鄉長門村第一書記蔡鋼積極協助兩委換屆,配齊班子、組建村務監督委員會……一支支永不走的工作隊在中央和國家機關定點扶貧村建了起來,給貧困群眾送去了一顆“定心丸”,釋放出“脫貧攻堅永遠在路上”“幫扶永遠在心上”的強烈信號。

解難題:既要“輸血”更重“造血”

如果說黨建是脫貧攻堅的“牛鼻子”,那么產業就是貧困地區和貧困群眾擺脫貧窮的基石。如何在“輸血”的同時更好“造血”,是擺在中央和國家機關駐村第一書記面前的一大難題。

2018年初,河北省大名縣雙臺村玉帶種養專業合作社簽了一單年1.5億元的合同,合作方是北京二商集團大紅門食品公司,“先賣后養”讓村民吃了“定心丸”。一個小村莊是如何牽手知名京牌食品企業的?

該村黨支部書記呂保生道出了緣由:“多虧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駐村工作隊牽線搭橋,為村里組建種養合作社,培育特色產業,讓村民脫貧致富有了信心。”

面對缺產業、缺資金、群眾脫貧信心不足等難題,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駐雙臺村第一書記楊玉洋帶領村民千方百計謀致富:采取“合作社+農戶”模式發展肉羊和仔羊養殖;打造河北省發展集體經濟試點村,引進投資商建設食品加工廠,解決就業崗位30個,每年可為村集體增收50萬元……

“雙臺村目前籌劃的這些產業中,既有當前可獲利的產業,也有長遠發展的產業;既有高投入、需要一定專業知識才能參與的產業,也有零投入、在家里就能生產制作的產業。”楊玉洋介紹說,目前,這些產業“造血”功能初顯,村集體收入有了“第一桶金”,全村22戶貧困戶有望今年初實現脫貧。

既要“輸血”更重“造血”,中央和國家機關駐村第一書記深刻認識到,只有政策和資金演化為產業扶貧和項目扶貧,賦予貧困戶自我發展能力,才能帶動更多的貧困戶和村民脫貧致富。

內蒙古自治區興安盟扎賚特旗巴達爾胡鎮巴達爾胡嘎查自然環境惡劣,農牧業始終處于投入產出效益較低的發展困境。如何盡快走出這一困境,成為中央政法委駐該村第一書記丁杰面臨的首要難題。

脫下皮鞋、白襯衫,換上運動鞋、休閑裝,丁杰手里拿著本子,走村入戶,問人口、問收入,不到一個月就摸清了村里經濟狀況。很快,他爭取資金200余萬元,推動組建興鴻草業合作社,鼓勵引導貧困戶推廣種植青貯飼料和舍飼養殖育肥牛羊,逐步實現從“輸血式”生活救濟型扶貧向內生動力“造血式”開發型扶貧的轉變。

開對了“藥方子”,才能拔掉“窮根子”。通過草業合作社的帶動,近兩年來,幫助巴達爾胡鎮520余戶種植青貯飼料的農戶免遭特大旱災的損失,有130余戶貧困戶通過舍飼養殖育肥牛實現增收。

隨著扶貧工作的進展,一些中央和國家機關駐村第一書記陸續回到機關工作,但是他們都給當地留下了經濟發展的長久動力:最高人民法院駐河南省商丘市睢縣城郊鄉保廟村原第一書記吳海江帶領群眾大力發展特色種植業和養殖業,流轉土地、建農村合作社、開發農業生態園,引進的禽業項目養殖規模2017年底就達到40萬只;國家民委駐廣西百色市德保縣都安鄉凌雷村原第一書記史睿在村里建起4個專業種養合作社、建成1000畝觀光果園……

促民生:用工作實績架起黨群“連心橋”

“心系群眾魚得水,背離群眾樹斷根”,在脫貧攻堅的第一線,中央和國家機關駐村第一書記們始終牢記習近平總書記的告誡,認真踐行黨的群眾路線,搭建起黨和群眾之間的“連心橋”。

2018年7月,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領導帶隊到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雷波縣帕哈鄉磨石村考察駐該村第一書記王壽梗的掛職成果。“這樣的好書記,說什么也不能讓他走!”在與鄉村干部和村民代表

談話時,村民們一致要求讓王壽梗這個第一書記再留兩年。

為什么要留下王書記?從這樣一組數據中能夠找到答案:修繕改造路面14.5公里,修建通組路、入戶路10.2公里;建設400多平方米幼兒園教學樓,開展“雙語”教學,協調建設幼兒園學生廚房;一年多時間就完成幫扶村79戶366名貧困人口脫貧任務……

群眾就是這樣樸實,你把他們放在心上,他們就認可你、支持你!

“精準扶貧瓦幾瓦(非常好),習總書記卡莎莎(謝謝您)!”王壽梗說,駐村工作開展以來,實實在在的好處讓當地老百姓從開始的懷疑和猶豫,轉變到現在的信任和感激。他們雖然說不了太多流暢的漢語,但有一句漢語他們卻說得很流利,那就是“感謝共產黨”!

基層隊伍建起來了,產業發展起來了,但扶貧的最終目的是惠及民生,讓村民真正受益。

在四川省廣安市廣安區龍安鄉群策村任駐村第一書記的兩年多時間里,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商務部紀檢監察組第一紀檢監察室副主任劉艷常被村民們稱為“小劉老師”。

時至今日,劉艷還記得走訪農戶時看到的一幕。

那是一個60多歲老人的家,老人因病生活基本無法自理,孩子在外打工,老人獨自拉扯著9歲大的孫女小依。房子很舊,門上用塑料薄膜做遮掩,窗戶沒有玻璃,鑲幾根木條做支撐。小依正在一根掛著的廢舊藍色電線上蕩來蕩去,笑著對劉艷說:“這是我的秋千。”

從那天起,關心村里留守兒童的健康成長,成了劉艷的一項重要任務。

主持為留守兒童舉行的兒童節慶祝活動,到學校為孩子們上課,聯系愛心企業和人士為學校捐贈乒乓球臺等體育設施,捐建計算機教室、放映室……活力十足的劉艷很受孩子們歡迎,每次到學校,孩子們都會將她團團圍住,親切地叫“小劉老師”。

不僅如此,她還積極尋求各方支持,籌措資金修繕主干道、設立村級貧困戶危房改造專項基金、新修水井和提灌站,解決了村里的農田灌溉難題、貧困村民住房安全保障以及吃水問題。

駐村工作結束離鄉那天,劉艷遇到80歲的夏奶奶,她趕集買回來3個梨,是準備給重孫女、老伴和自己的。老人得知劉艷要回北京,趕緊掏出梨往劉艷手里塞,還說,“分別不分離”。

駐村760個日夜,當地人問劉艷,“你嫁給群策村了嗎?”她的回答是:“這里就是我的家。”

“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講話始終鐫刻在中央和國家機關駐村第一書記的心里,他們用實際行動交出了一張張溫暖人心的扶貧“答卷”。

改作風:在國家最需要的地方歷練成長

從中央和國家機關的機關干部

變成村級組織的“準班長”,從寬敞明亮的辦公室走進田間地頭……在基層一線、在田間地頭、在國家最需要的地方,中央和國家機關駐村第一書記沉下心、彎下腰、低下頭、放下架子,與農民同吃同住同勞動,用實際行動來應對這樣的身份轉換。

中國殘聯駐河北省南皮縣王三家村原第一書記陳森斌接受采訪時坦言,剛到村里時確實有點發蒙。

他清楚地記得,2015年7月24日到村第一天,村長把他安頓在兒子的新房里。第二天,他洗漱完剛開門,一位黑胖壯漢就進來了,村長見狀趕緊溜走了。陳森斌和他寒暄了一通后,才知道原來是上門討要村委會陳年舊賬的,好言撫慰后,他摔門走了,留下一句話:“中央來的第一書記,連這點錢都沒帶來,來做嘛?”陳森斌一下子臊紅了臉……

更令陳森斌意想不到的是,當他聯系村黨支部書記,打算召集村干部開個會時,村黨支部書記卻告訴他:“大家都打工去了,而且在哪開?村里連個辦公地點也沒有。”第一個會就這樣“黃”了。

長期在機關工作,一上任就面臨這樣的窘境,陳森斌感覺不太好受,但是他沒有放棄。為盡快進入角色,他每天早起就在村里轉,逐戶走訪了解貧困戶的情況,把因病的、因殘的、因學的、缺勞動力的分門別類摸清。“小陳書記無論見到誰都主動打招呼,大晚上能和我們這些光膀子的老頭兒坐在樹底下聊天,這人行!”村民們開始重新認識這個“中央來的第一書記”。

慢慢的,吃慣了米飯、喝慣了純凈水的陳森斌也逐漸學會了吃黏粥、啃饅頭、喝苦咸水,村里老少爺們也開始了解、認可這個第一書記。

村民們的認可給了陳森斌更大的工作動力,新建村辦公室、硬化入村道路、引進自來水、推動土地流轉、建立養雞合作社……短短兩年時間,在陳森斌的帶領下,全村貧困戶從115戶448人減少至5戶10人,貧困發生率降到1.5%以下,并于2017年7月順利通過了國家級脫貧驗收。

“一任駐村干部,一生扶貧情緣。”陳森斌說,“通過兩年的駐村工作,深深體會到人民的疾苦,體驗到基層干部的不易。同時,也在做好一件件實事中鍛煉了才干,豐富了人生閱歷。”

在中央和國家機關駐村第一書記中還有不少“80后”甚至“90后”,從家門到校門、從校門到機關門,是典型的“三門干部”。他們在用心傾聽中了解農家的“鍋大碗小”,在腳步丈量中掌握村民的所憂所盼,“鍛煉”和“成長”成為他們扶貧外的又一關鍵詞。

盡管劉艷完成駐村任務回到機關已經大半年了,但是看到她時,身上還帶著點“泥土”氣息。

憑借端莊的外表、甜美的聲線與出眾的表達能力,劉艷學生時代就作為主持人活躍在各大型活動的舞臺上,還曾贏得過北京市高校主持人大賽總冠軍。當這樣一個女孩一下子扎到遙遠的貧困村里,又會有怎樣的人生體驗呢?

過去,劉艷常自嘲以前是個“三門干部”,沒有體味過人生艱辛。可是現在,劉艷已經在群策村接足了地氣。

為拉近與鄉親的情感距離,她用一個月時間學會了四川話;收起常穿的高跟鞋,換上跑鞋,穿上沾滿泥土的雨膠鞋,學插秧種菜種柚子,走進每一個貧困家庭;與老鄉同吃同住同勞動,村民用沾滿黑垢的杯子倒水,她接過來一飲而盡,老鄉舔舔筷子夾菜給她吃,她毫不猶豫地往嘴里塞……

現在,劉艷笑著說:“我終于成了群眾眼里的自己人。”

“腳下沾有多少泥土,心中就沉淀多少真情。”習近平總書記的殷切講話,中央和國家機關駐村第一書記一刻沒有忘記。他們說,第一書記,就是黨撒在基層農村的種子,在中國夢綻放的田野和山崗上,生根發芽。

劉艷在村小學支教,孩子們喊她“小劉老師”。

夏成方入戶走訪

(責編:王楠、白 翔)

高手一尾中特 35选7彩 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 黑龙江22选五的走势图 31选7历史开奖走势图 幸运28历史500期走势 内蒙古十一选五乐彩网 江西时时开奖结果经网 360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 88极速时时彩票网走势图 福利彩票和体育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