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一尾中特

【原創】從馬克思主義視角看全球化

鄭一明 張超穎

來源:旗幟網2019年02月25日10:53

全球化不是一個新話題,作為一種客觀事實和社會發展趨勢的全球化很早就已經存在,起點可以追溯至15世紀末的地理大發現。由于1492年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人類社會才第一次擁有一種“全球”的存在感。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全球化發展成為一門顯學,備受關注。

全球化是一個涵蓋面非常廣泛的概念,“化”體現的是一種趨勢,這種趨勢從500多年前一經形成便流行至今。要審視全球化現象,首先應當把視野放寬到世界歷史中。對全球化的研究,在馬克思的時代就已經開始。馬克思是否有全球化理論,學界曾有一系列的討論,最終傾向于認為,雖然馬克思的經典著作中并未出現“全球化”三個字,但是縱觀其理論視野,在他的世界歷史理論中體現出的全球性關注是有力的證明。國內外學者大都對馬克思的世界歷史分析角度持肯定態度。馬克思在他的時代即認識到生產的發展與資本的擴張將推動世界市場的形成,將形成全球一體化、產生不平等、出現壟斷以及危機、衰落等,而這些也是現代政治、經濟學家、社會科學研究者著力研究的問題。因此可以說,馬克思的世界歷史理論在當代全球化理論研究中始終具有舉足輕重的借鑒與指導意義。

全球化是什么

對于“全球化是什么”的問題,可謂見仁見智,剝繁就簡可以總結出兩個觀點:一種觀點從生產力的角度,把全球化看作客觀的、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自然歷史過程,是生產力發展的必然結果;另一種觀點從生產關系的角度,把全球化看作由西方資本主義主導的、與資本主義現代化進程同步的“西化”的過程。兩種觀點都有理論依據,但都不全面,實際上全球化是二者合力作用的結果,正是資本主義生產力的發展與推動,以及資產階級追求財富的欲望,使全球化成為世界歷史發展的必然趨勢。

在馬克思的世界歷史理論中,全球化既是資本主義生產方式持續擴張的結果,又是資本追求增值的空間形式,大工業生產的社會性和資本的擴張性是全球化產生和發展的根本動力。從15世紀末至今,全球化從最初依靠武力進行殖民擴張的時期,經過一戰、二戰與美蘇兩大陣營冷戰到如今全球一體化聯系愈發緊密,全球化的整體發展態勢是螺旋式上升、波浪式前進的。

大工業生產的社會性

在傳統農業勞動中,物質資料生產水平相對較低,只有在家庭或有限的群體之中才存在分工,這種分工的社會性極不明顯。大工業生產發展為更多的人迅速投入生產過程提供了機會,并使生產方式能夠擺脫生產資料、生產地、生產工具等各種生產性或非生產性因素的影響而更具靈活性。同時,大工業生產使分工變得更加明晰且精細化,反過來,分工也極大地增強了大工業的擴張力。“過去地方性的、孤立的、規模極小的市場被世界性的大市場聯合起來,不同地區與國家之間的交流與聯系日益密切,形成初步的一體化形態,置身于一體化大市場中的任何獨立個體都強烈地影響并依賴著其他個體以及這個一體化整體。正如馬克思所說:“它首次開創了世界歷史,因為它使每個文明國家以及這些國家中的每一個人的需要的滿足都依賴于整個世界。”

資本的擴張性

從資本擴張的角度分析,資本主義生產以無限度地追求剩余價值為目的,這種對剩余價值的不懈追求,使資本天生具有擴張性。在馬克思看來資本的趨勢是“(1)不斷擴大流通范圍;(2)在一切地點把生產變成由資本推動的生產”。資本為著獲得盡可能多的剩余勞動時間、產業工人、物美價廉的生產要素以及更加廣闊的消費市場,在發展到一定程度時便沖出其所在部門,向其他部門進擊,沖出一國疆界,向其他國家擴張。在世界市場中,資本克服民族的局限、根深蒂固的舊式傳統,面向全球要素表現出其貪婪的一面。資本的擴張性必然帶來全球性的競爭,全球競爭進一步推動全球一體化向前推進,從而歷史便日益成為世界歷史。資本的全球性擴張從積極的方面講,可以促進資本競爭力的增強,但從消極的方面講,又會對原始資本造成消極的沖擊。這種消極的沖擊在客觀上會加劇資本主義的固有矛盾,即生產資料的私有制與社會化大生產的矛盾,最終導致資本主義爆發經濟危機。而資本主義由于其自身的局限性,是無法徹底克服危機的,因此擴大市場,將國內危機借助全球化的國際市場進行轉嫁,是其慣用伎倆。再加之科技進步的推動作用,科技在馬克思的全球化抑或歷史向世界歷史轉變的視域中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動力源,生產的擴大化與資本的擴張是以科技進步為前提,科技的發展同時又受制于資本的發展。無論在生產還是交往活動中,科技都是推動社會持續進步的一大動力。

此外,全球化的擴張也是資產階級無止境追求財富最大化的體現。“資產階級就要一往無前,每天都要增加資本,每天都要降低產品的生產費用,每天都要擴大商品關系和市場,每天都要改善交通。”資本家成為人格化的資本,為攫取更多的財富、參與世界市場的競爭并在競爭中得利,他們一往無前,是世界市場形成的重要驅動力和強力推動者。

全球化與反全球化、逆全球化

全球化是一個矛盾的統一體,在其一體化進程中始終包含著分離的趨勢,質疑全球化主流趨勢的聲音集結在一起,形成另一種全球化——反全球化。反全球化人士大多從自身利益出發,雖然直面全球化的陰暗面,但是不能從全球利益考量,因此不能代表人類歷史發展的方向。但反全球化也有其合理存在,它的出現是全球化進程中的警鐘。反全球化在給資本主義全球化以沉重一擊的同時,也有助于促使人們停留片刻進行反思,對全球化、對資本主義的命運、對未來共產主義的到來有更加清晰、準確的判斷。

逆全球化是全球化進程中的一種分裂化傾向,產生于全球化發展的新階段。全球化從本質上講就是資本主義的全球化,美英等資本主義大國是曾經全球化的直接受益人,如今卻站在國際舞臺以維護本國利益為由,公開采取不利于全球化正常推進的舉措,反對自由貿易,限制市場開放。它是在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后世界經濟持續低迷、各種矛盾被激化的背景下產生,是全球化在現階段的產物。因此,在談及本輪逆全球化之時,不能把它簡單地理解為傳統意義上的反全球化。全球化進程并非一帆風順,但全球化的總體趨勢依舊向前,逆全球化是不可持續的。第一,逆全球化不能代表世界大多數人民的意愿。第二,雖然金融危機爆發后,世界各國經濟均受到沖擊,但對于以中國為首的發展中國家來說,全球化帶來的更多是發展的機遇。發展中國家迅速崛起,多極趨勢明顯,對逆全球化行徑有一定牽制。第三,當前全球化發展處于“十字路口”,開放包容的新型全球化而非逆全球化,才是時代的吁求。

從馬克思世界歷史的角度分析全球化理論,是透析當今世界全球化問題的銳利的思想武器。全球化與資本主義的發展密切相關,是資本主義生產力發展以及資本家逐利性的必然結果。在馬克思

的世界歷史理論中,資本主義在世界范圍內發展、擴張的歷史,是由大工業生產的社會性和資本的擴張性所自發帶動的世界范圍內市場與交往的發展、技術進步等因素所引發的,實際上就包含著全球化的歷史,這種包含關系同時又鮮明界定出全球化與資本主義全球化的關系:二者雖有一致性,但在本質上是相區別的,全球化不僅是資本主義的全球化,也是社會主義的全球化。在馬克思的世界歷史理論中,資本主義全球化的歷史使命在于為社會主義、未來共產主義新世界的到來積蓄物質能量,因此當前的全球化還是“初級階段”,全球化的進程還要繼續向前。

(作者分別系中國社會科學院馬克思主義研究院研究員、博士生導師,中國社會科學院馬克思主義學院博士研究生)

(責編:王楠、白 翔)

高手一尾中特 游戏室捕鱼游戏 360足彩胜负平比分直播 36选7最新开奖 透扇ps尺寸 篮球大小分有什么规律 湖北税务app缴纳社保 360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奥迅球探网 反倍投很难 双色球旧版走势图